闽台鸽网_台鸽_信鸽_鸽子家园

罗汉说鸽小大夫做客 有话要说

闽台鸽网 2019-10-09 18:17 闽台鸽网 58
罗汉说鸽小大夫做客 有话要说

  李博毫无疑问是赛鸽领域中专业背景最高的

  李博是我一个专业的小兄弟,恰巧我俩都喜欢鸽子。他学兽医专业是因为从小就喜欢鸽子,我学兽医专业是因为年少懵懂,所以我真正从事的是教育和光伏研究的一小部分,以及生物信息分析的一小部分,而他一直研究的就是临床兽医学。而且,毫不夸张地讲,他在同届研究生中是佼佼者。

  兽医专业研究生阶段,通常只有预防和临床两个专业,大多数人都会去学预防兽医学,因为这个更有“钱途”,选择临床兽医学的人数量相对偏少,因为临床兽医学极难出成果。李博放弃“钱途”,进而选择最难的临床兽医学,这种精神毫无疑问值得赞赏。

  如此学历肯在赛鸽圈里发声更加难能可贵

  在赛鸽这个圈子里,学过兽医的人大多不爱把鸽病预防及治疗工作当做职业来做。原因很简单:“在其它传统养殖行业,一句话就能说清楚的问题,在赛鸽这个圈子里,不仅说不清楚,相反还会遭到质疑,甚至恶语相向。”

  例如鸽子呼吸道疾病,从致病微生物来看,除掉病毒原因,那至少有支原体、衣原体、球菌、毛滴虫这四大类。毛滴虫可用甲硝唑、替硝唑、奥硝唑等治疗,但这些药物对支原体和衣原体以及球菌等几乎无效。有的鸽友只要鸽子口腔有黏涎,就一口咬定是毛滴虫病,如果告诉他需要鉴定一下致病源的时候,他会态度恶劣地向兽医吼:“就是毛滴虫,你到底能不能治?”兽医脾气温和且为了生财的,会告诉他:“既然你知道是毛滴虫,那我这有治毛滴虫的药,你现在把我这当药店就行了。我现在不是兽医,我就是开药店的,你想买啥药就告诉我,有就卖给你,没有拉倒。”买完之后,回家吃了不治病,又要回来闹,说是假药。

  这种人文氛围造成赛鸽圈卖鸽药的比比皆是,而职业兽医却少之又少。鸽友似乎要的仅仅只是鸽药店,而不是鸽病诊所。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认识的鸽友没有一个拿着病鸽子找兽医的。鸽友自己就是专家,有病了去鸽市或者鸽粮店买点儿药,就能解决问题。真正谦虚的鸽友会把症状向卖药的说清楚,然后“谨遵医嘱”。当然,这个“医”会起誓发愿地向你保证有疗效。纵观各种养殖业,赛鸽圈貌似是唯一“有病不找兽医”的特殊群体。反倒是养肉鸽的人,会经常光顾兽医诊所。

  李博博士毕业后,我相信他既不会去公棚,也不会自己做“鸽大夫”,他只会一直从事临床兽医学研究,而且肯定会利用业余时间来研究鸽病。也就是说,李博在赛鸽圈没有出名的动机和必要性,他只是为了广大鸽友而已。

  兽医不能包治百兽——赛鸽界更需李博这样的专业“鸽大夫”

  我喜欢狗不喜欢猫,所以我会治狗病,但对猫病一窍不通。我同学当中一部分在跨国肉鸡企业,所以他们只会治肉鸡病不懂蛋鸡病。也就是说,不能拿个兽医就当解决鸽病的救命稻草,鸽病还得找“鸽大夫”。好不容易出个鸽大夫,大家不去珍惜,我是真心搞不懂鸽友们心里到底在琢磨啥?

  记得当初在QQ群里,有一个鸽友说XXX就能治好新城疫,我当时几近崩溃。新城疫如果能治愈,那这人真没必要在赛鸽圈里混了。如果喜欢鸽子,照养就是,但有更大更有“钱途”的世界等着他。新城疫死亡率并不是百分之百,但没死的也不是人治好的!赛鸽界关于鸽病,最缺的是像李博这种能扛着压力普及科学常识的人。

  记得我和李博聊过看图诊断的误诊问题,我俩都很清楚看图诊断为什么误诊,以及误诊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能把病治好。这里的玄机在药而不在病,也就是说,只要是广谱抗生素,在致病菌没有抗药性的前提下,病一般都会得到控制。但,这里边涉及到鸽友的用药成本,以及从长远考虑的抗药性问题。

  从给药方式看,我和李博都倾向于对种鸽采取肌肉和静脉给药的方式。尤其李博,他是我唯一知道的会给鸽子挂吊瓶的人。这种给药方式,对鸽子肝肾刺激小,用药量小,疗效确实,且不会破坏肠道菌群平衡。

  实践出真知≠闭门造车

  “实践出真知”,这话我不知道出处,好像伟人说过。从我们这些人的角度来看,实践出真知是“验证假设的过程 ”。“假设”是实验目的,“如何验证”是实验设计。那些教导李博实践出真知的人,我想问问你,“你的假设和验证假设的过程”比李博多吗?李博验证了银翘可以抑制毛滴虫,可以作为平时抑制毛滴虫的预防药物。你们呢?你们做什么了?

热门标签

ICP备案号: 闽ICP备07501955号-11
闽台鸽网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