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台鸽网_台鸽_信鸽_鸽子家园

昆明大哥是谁照片资料 徐小果昆明恶霸的父母揭

闽台鸽网 2020-03-26 20:47 闽台鸽网 139
“恶行累累” “孙小果,男,汉族,生年未详,身高约1.70米,略显壮实。1992年12月入伍,曾是武警昆明某部的一个上

“孙小果,男,汉族,生年未详,身高约1.70米,略显壮实。1992年12月入伍,曾是武警昆明某部的一个上等兵,后又进入武警某学校学习,直到犯罪。”《南方周末》1998年初刊发的报道《昆明在呼喊:铲除恶霸》中是这样描述孙小果的。

另一篇刊载在1999年《中国法律年鉴》上、作者为最高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厅牛正良的文章中记载了孙小果的一件暴行:

1997年11月7日晚上,孙小果等人将一名17岁的少女张某某及其女友杨某某带到月光城夜总会,在包房内,孙小果等人“轮番对张进行拳打脚踢,并用……竹筷和牙签刺张的乳房,用烟头烙烫张的手臂,还逼迫张用牙齿咬住大理石茶几并用肘猛击张的头部。次日凌晨,孙小果等人又将张某某、杨某某挟持到昆明市本豪胜娱乐城啤酒屋2楼,在公共场所又对张、杨进行毒打,再一次逼张用牙咬住大理石茶几边缘,用手肘击打张的头部。凌晨4时许,孙小果等人将张、杨二人带至昆明饭店大门口,孙小果一伙轮番对张进行拳打脚踢,致张昏迷。被告人党俊宏及杨琨鹏(另案处理)还解开裤子,将尿冲在张某某的脸上。”

《南方周末》上述报道提到了这次事件,昆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时任教导员说:“干公安工作这么多年,我还从未见过如此残暴的刑事案件!”

该报道写道,当时昆明的许多娱乐场所都要定期向孙小果交“保护费”。孙小果及其弟子来玩,不仅不给钱,娱乐场所还得倒赔。对娱乐场所的小姐,“他叫谁下跪谁就下跪,叫谁拿钱谁就拿钱。”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随着一些娱乐场所在昆明市昆都夜市开业并红极一时,随后几年间,昆都迅速聚集了大量酒吧和慢摇吧,成为昆明夜生活最集中的地方。一位在昆明夜店工作多年的华强(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以前昆明说得上名的酒吧多数在昆都。”

当时的昆明夜场是个鱼龙混杂之地,“以前玩夜场的人野,动不动就干仗,一秒刀就架人家脖子上。”一名在昆明经营酒吧多年的老板说。

一位昆明前媒体人郭培(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昆明盛行帮派文化,有昭通帮、东北帮、兴义帮、镇雄帮、四川帮等,“孙小果没有统一过”。据上述报道,孙小果曾参与“东北帮”的两起案件,被认定寻衅滋事、故意伤害和非法拘禁罪。

据上述《中国法律年鉴》,仅1997年的8个月内,孙小果及其团伙就有至少8起犯罪,涉及强奸罪、故意伤害罪、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寻衅滋事罪等。

1997年4月的一天晚上,孙小果在茶苑楼宾馆908号房,强奸了16岁少女宋某。同年6月,孙小果等人在娱乐城玩耍时,将两位女青年强行带至该宾馆906房间,“在该房内还有其他人情况下”,孙小果不顾对方反抗,强行奸污了一位女青年。短短4天后,孙小果又将两位女学生叫到该宾馆906房间,强行奸污了一名女学生。

昆明人森哥(化名)曾和孙小果同期混迹夜场,还差点和孙小果打过架,他记得,孙小果身边总是“有小马仔和跟班跟着”,而孙小果是他们的“大哥”。

郭培称,一个警方朋友告诉他,孙小果手下有“四大天王、八大金刚、三十二太保”,还有个初一女生仗着孙小果的威风,把一个初三女孩儿“折磨得死去活来”。后来就是“三十二太保”之一出面“摆平”了这场纠纷。

《南方周末》上述报道记者余刘文事后曾回忆,昆明当时流传着这样的说法,“白天小平管,夜晚小果管。”

上述《中国法律年鉴》称,1998年2月18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孙小果犯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余几名同伙分别获判有期徒刑1年到20年不等。

热门标签

ICP备案号: 闽ICP备07501955号-11
闽台鸽网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