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台鸽网_台鸽_信鸽_鸽子家园

信鸽一切正常还要注射疫苗?

闽台鸽网 2019-12-13 10:25 闽台鸽网 101
信鸽一切正常还要注射疫苗?

为什么信鸽一切正常的时候还要注射疫苗?

作者:艾迪·夏拉肯   原载:德国《信鸽》杂志   翻译:德国优纳


    有的鸽友想为鸽子注射副伤寒疫苗的时候考虑,哪种疫苗才是最好的。他以前听人说,经验丰富的鸽友会在赛季期间进行疫苗注射,这样会带来一次飞跃,也就是说:短时间内竞技状态会得以明显提高。但这些都是胡扯的,可不要轻信这些话。
 
    提到最好的疫苗产品,如果兽医们的意见都不一致,也就不要向我提出类似的问题了。在赛季期间进行接种也是完全错误的,竞技状态不仅不会有质的飞跃,相反还会下降!因此也决不要在配种前进行接种,否则你肯定会对结果抱怨一阵子。
 
    对于一些能在医学专业书籍中读到的疫苗种类,人们还存有疑虑,这是由于还不知道会产生怎样的副作用。这里所指的其实是用于人类的疫苗,大家也可以推论出,我们对待鸽子要多小心才是。一些人更多的强调他们的所谓科学价值,而将副作用置于不顾,好像副作用不值一提。
 
    原因很简单,疫苗产品和药品必须要排除各种疑虑,保持形象,因为它们是要销售给大众的。

  意见不一致。对于是否在赛季以外的时间进行疫苗接种,某些兽医持赞同意见,而一些则持反对意见。

    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不能随便听从这些建议。如果鸽子一切正常,那为什么还要进行疫苗接种呢?可以认为,只有在涉及到副伤寒的情况下,注射疫苗才是有意义的,而且,还必须经过一次彻底的保健疗程前方可作接种!
 

  

 信鸽一切正常还要注射疫苗?


  除接种针对副粘液病毒(新城疫)的疫苗外,
  应仔细向兽医咨询其他更有效的疫苗种类。                       
 
  不要进行这样的治疗!

  我们有太多的、可以说近乎无耻的强迫性开药和营养品,这纯属误导,是时候该停止这一切了。即便是预防呼吸道疾病的疗程,一旦进行得不太好,最后往往形成长期无法控制的顽疾。停止这样的治疗吧!

  本来就很健康的鸽子处于条件很好的鸽舍中是不需要这些治疗的。
 
    我们必须以折中的方式和思维对药品的优缺点都进行了解,这样才可以与兽医们一起选择正确的药品。为什么事情不是这样的,这是因为在制药学和应用产业中,太多的专家们认定鸽友们年纪过大或好糊弄。而只要兽医、科学家和制药学家与医药业保持这种紧密的商业关系,这样令人堪忧的状况就不会有所改善。
 
    为此我要争辩,应该在最重要的养鸽国家建立一个中立机构,他们会对所有原料进行测试,并能解答所有鸽友的相关询问。

  费用问题

    如果我有那么一点权力(很走运我没有),我会强迫那些医药或者应用产业,将其巨大盈利的10个百分点转到这样一个机构中。如果他们的产品的确好,其实也不会为此害怕,甚至会乐于这么做。

  我是不是有些夸大其词了,而我们对科学应该相信更多些?

    请您相信我,跟着我做一次历史回顾。
 
    几年前,有一种抗蠕虫药P…r,曾大肆吹嘘宣传没有其他药品的药效可以与之媲美。这里为了自身安全,我没有写出这种药的全名,但是在使用了这种药品后,其后果是灾难性的:鸽子们的换羽期全乱。
 
    可能有些人还记得那种针对副伤寒的小药片吧,那个有一半意大利血统的人发明的?号称一片保证痊愈,而这个药品本身就先把自己治死了,因为它纯粹是一次对大众的欺诈行为。
 
  毛滴虫:用药最少的那一年,情况反而最好。

    鸽友们提问很多的是关于毛滴虫的防治问题,这是由于,冠军们的方法各不相同,而兽医给出的建议也多种多样。

    有人说:一年中每周都要有一天进行治疗。
    又有人说:只有在确定有毛滴虫的时候才需要进行治疗。
    还有人说:赛季中每隔三到四周,应进行为时几天的治疗。
 
    我则是尽可能少地进行治疗,但我手头会随时备用一些药品,以防不时之需。也就是,既不会用药太晚,也不会在不必要的时候用药。
 
    用药最少的那一年,情况反而最好。我确信,赛绩不佳的鸽友要比大师级鸽友更会无病乱投医。
 
  大肠杆菌也是个问题。

    有个著名的兽医建议将(感染的)鸽子放在鸽舍中,而另一个专业兽医的建议则相反(隔离)。
 
    这又造成混乱。有些鸽友认为,这与暗光法有些关系,并且他们还认为,暗光法就是造成这种损失的原因。
 
    但是我不相信这一点,那些不采纳暗光法的鸽友也一样会损失鸽子,鸽子也同样感染上大肠杆菌。
 
    我自己就属于那种不会定期打扫的人,鳏居鸽的鸽舍生了锈,而幼鸽鸽舍地上也有一层。我一年只彻底清洁一次,并随后使用防腐剂,就是医院用的那种瓶子上印着“用于表面及仪器,强灭菌效果”字样的。这东西不便宜,但这钱我愿意花,防治总好过用药治疗。正如我一直认为的那样,把钱花在让兽医给鸽子作检查上,总好过花在胡乱用药上。
 
  任何药物都有弊端

    这一点是众所周知的。但是在信鸽运动中我们对其的了解还甚少,这是由于对此的研究还太少的缘故,因为毕竟信鸽不像对猪、火鸡或鸡那样的大规模经济动物一样,更具有市场价值。
 
    对我的鸽子来说,大肠杆菌根本不成问题(有病就杀了)。我不认为凭勤打扫就能做到这一点。
 
    在德国的调查表明,不常打扫的鸽舍中,鸽子患大肠杆菌的几率,甚至要比非常干净卫生的鸽舍中的鸽子低得多。
 
  让我们作一下总结,我的教训:自己的过错!

    很多不幸的出现其实都是我们自己造成的。常年针对这样那样病菌的治疗等等,使得我们造就了一批抵抗力越来越低的鸽子。在获奖鸽的名单上,很少能看到有年岁大于四岁的鸽子。鸽子的可育种年龄也变小,有大肠杆菌,又有呼吸道系统问题,并且也不能正确的抚育它们的幼鸽。
 
  

 信鸽一切正常还要注射疫苗?


  17岁的父母鸽仍能作出这样充满活力的幼鸽,这是他们的幼鸽在巢中。
  他们的全姊妹或半姊妹都相信能够寄希望于他们。               
 
    以前没有鸽药的时候,我们还认识不到这一问题。而现在赛季进行几周时,兽医候诊室就已经排满了人。鸽子没有过错,错的人是我们。因为我们对好鸽子不再有信心,为了夺取胜利,我们更多的依赖于瓶瓶罐罐、粉末和针剂。
 
    现在我们要为此付出代价!
 

热门标签

ICP备案号: 闽ICP备07501955号-11
闽台鸽网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